奇梦书城—热门的小说推荐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资讯 >

山女泪全文TXT免费下载

发表时间:2021/04/08    
山女泪
山女泪

山女泪...

状态:已完结类型:出版
立即阅读

《谢玉渊重生》 小说介绍

常有朋友问我:“你的《山道弯弯》是怎么‘弯’出来的?”我说:“我是在故乡的山道上捡的。”是的,我的每一个作品,都是生活启迪我的。

就说说收在这里的几个中篇吧——

我是在大山的怀抱里长大的。

我对大山和生活在大山里的山民,有着深深的恋情。我的多数作品都离不开山,离不开山乡,离不开山民。最近完成的这部《山女泪》,就是这样。

前年秋天,我接到一份电报,是山乡的一个亲戚打来的。说是她丈夫病重,很思念我。

我启程了,到那个山乡小城的医院里去看她和她的丈夫。那天,从医院里出来,她送我到县招待所。坐在我的房子里,她谈起了自己的身世……

她十八岁的时候,一位堂姐去世了。不久,由家里包办,她嫁给了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堂姐夫——她现在的丈夫。婚后的时候。拿起笔来,一个一个自己见过的和没有见过的编辑同志的形象,浮现在了我的面前……

一九六五年,我在部队刚学习写作不久,就把自己的一篇习作寄给上海的《收获》杂志了。生活阅历比我广,社会知识比我多的副班长知道后说:“你,真有包天的胆啊!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?那是老作家们发表作品的园地。你,二十不出头,嘴上没有毛,刚刚握上桨,就闯太平洋?”

我真害怕了,一颗心缩得紧紧的。

十天!短暂而漫长的十天,担心加紧张的十天,悄悄而又不安地过去了。我发出邮件后的第十一个朝霞漫天的早晨,文书递给我一封信,信封上有两个鲜红的草书字:收获。我颤抖着双手拆开信封。这是一张三十二开的小纸,纸上的字体既不漂亮,也不清秀,一字一句却象烈火一团:“作品写得不错,经研究,我们决定采用。第四期是小说专号,你这篇争取发表在小说专号上……”

我和这家刊物来往多了。每回,都是那种既不漂亮,也不清秀,一字一句却象一团团烈火似的字体。他(她)热情地接待我的每一份稿子,经常给我写来热情洋溢的信,并密切注意我在全国其他报刊上发表的习作。有一次,我在《羊城晚报》上发表了一篇小说,他(她)便立即给我写来一封信,说:“看到你在《羊城晚报》上发表的新作,很高兴……”

信,一封又一封。每一回,都激起我对他(她)的多少敬慕之情啊!他(她)叫什么名字?我多想知道这个名字,记住这个名字呀!一腔深情鼓动了我的笔尖,我写信去问他(她)的名字了。很快,收到了回信。信中有这样几句话,叫我永生难忘:“作为一个作者,想知道经常和自己联系的编辑的名字,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而作为一个编辑,对作者的这种信赖,深切感谢!编辑部有规定,编辑的名字不宜对外宣传。好在我们是战友,说不定以后还能见面呢!这里,我告诉你一个字:我姓钱……”

我终于见到了“老钱”。不是上海的那一位,而是湖南人民出版社的编辑。

一九六八年,我从部队复员到故乡的一座煤矿当矿工,在那里度过了漫长的岁月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第一个春天里,我根据自己的生活积累,动笔写一部反映煤矿工人生活的长篇小说。初稿完成后,寄给了湖南人民出版社。很快,出版社写信给我所在的单位,为我请假修改这部书稿。接着,我又接到责任编辑高彬同志的来信,约定时间来家和我面谈修改意见。那天,我冒着毛毛雨,准时到车站去接他,却是乘兴而去,败兴而归。第二天又扑了空,第三天还是……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就在我焦躁不安的时候,收到了出版社领导同志的来信。万万没有想到,老高就在赴我处的途中,摔断了腿。那天他在湘潭看望一位作者后,背着书稿连夜奔车站搭车来我处。夜茫茫,雨纷纷。他眼睛近视,在一处灯光昏暗的地方,不慎跌进了一条很深的污水沟。过路的人跑来扶他时,他一双手正在地上摸着,嘴里直叨叨:“我的书稿,我的书稿……”

他找到了稿子,看到它用塑料袋装着,没有被损坏,才嘘了一口气,欣慰地笑了笑,想站起身来。可是,他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了。人们把他抬到医院,一透视,发现右腿骨折断了。

我赶到医院去看他,心里是多么内疚啊!我来到他的床前,还没开口,他却先说话了:“耽搁你了。要是我这次不出事,你的作品修改的进程会快一些……”

叫我怎么说呢?这部书稿,我只不过费了些墨水,熬了些夜,耗了些心思。而一个编辑,却为之付出了血的代价啊!

我忍不住了,动笔写开了,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我感到,我笔下的戴真真,远不如现实生活中那些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编辑们!我仍然深深地感到内疚……

我是一个笨人,写作也是用的笨办法。每一部作品,都是沸腾的生活推动我的笔尖的。

这,就是我对于读者的自白。

作者

一九八三年六月·长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