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—— 我爱顾霆琛整整九年。 年少时,常尾随他身后。 年长时,终于成为他的妻子。 但他却不给我爱情,丝毫怜悯都没有。 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最难不过说爱你免费浪潮文学

最难不过说爱你免费浪潮文学

我捂着发疼的腹部,起身换了一件亮色的露肩拖地长裙,外面披着一件裸色立体的长款大衣,又化了精致的妆容,还耐心的花时间将齐腰的长发卷成大波浪,等换了双银色的高跟鞋才给助理打了电话。
 
我吩咐说:“帮我查温如嫣的下落。”
 
我从床上拿起那份离婚协议装在手提包里,随后亲自开车去了医院,而助理早在医院门口等着我,身上落了许多雪花。
 
他看见我的车,忙跑过来替我打开门,恭敬的喊着,“时总,顾先生和温如嫣都在医院里,差点玷污她的那些人我已经派人抓住了,你猜的没错,经过拷问,的确是温如嫣自导自演了一场戏。”
 
我下车微微的弯着腰对着车窗涂着口红问道:“你给顾懂事长打了电话了吗?他大概什么时候到?”
 
即便离婚,我也要还自己一个清白。
 
“顾董事长还有十五分钟到。”
 
我望着车窗里的这张漂亮的脸忍不住叹息,是一张生的很高级的脸,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被上帝格外宠爱着的,轮廓分明,美得很有侵略性。
 
我收起口红,带着助理进医院,刚走到她病房门口就听见她笃定道:“一定是她!一定是时笙,我回国的事只有你和她知道,况且除了她没人跟我有仇!霆琛,她嫉妒啊,她嫉妒你爱的是我。”
 
顾霆琛嗓音轻轻的哄着她说:“别胡说乱想,你先养着身体。放心,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的,如若真是她,我会让她给你道歉的。”
 
呵,顾霆琛凭借的什么说这话?
 
倘若真是我时笙做的又怎么会道歉?!
 
是他不够了解我,还是我在他面前习惯了示弱,以至于让他误会我是个软柿子怎么捏拿都行?
 
我突然走进去,无惧的笑问:“这件事就是我做的,要怎么道歉才算有诚意?霆琛,你需要我给她跪下吗?”
 
温如嫣看见我跟看见了鬼一样,开始疯狂大叫,砸东西,真像是我强奸的她一样,顾霆琛见状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。
 
他的胸膛,一直都很温热安定人心。
 
温如嫣渐渐的冷静下来,嘴里一直喃喃的喊着顾霆琛的名字,而那男人、我的丈夫,一声一声的哄着她,“没事的,有我在她不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 
顾霆琛的片刻温柔是她的,话锋一转,他冷冷的质问我道:“你到医院做什么?还不赶紧回家。”
 
在温如嫣的面前,他总是喊我回家。
 
我收回视线,不去瞧顾霆琛给温如嫣的温柔,就在这一瞬间,温如嫣仗着顾霆琛的纵容,突然把一杯滚烫的热水泼在我脸上,我痛的尖叫出声,慌乱的后退,撞到一些东西,在快要摔在地上时,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。
 
我抬眼无措的望着他,“霆琛。”
 
他眼神颇为凌乱的望着我,随即瞪了温如嫣一眼带着我离开去了急诊室,从镜子里我看见自己精致的妆容被热水融化。
 
只徒留半张带着血色疤痕的脸。
 
那是中午我摔的,更是我用指甲抠的。
 
顾霆琛找到纱布和酒精,他沉默不语,开始给我消毒,我虽然疼但忍着一直没有吭声,静静地享受着他给我的片刻温暖。
 
黑色的头发湿淋淋的,我微微的垂着脑袋望着顾霆琛修长白皙的手指,忽而轻轻的喊着他,“顾霆琛。”
 
他低声回我,“嗯?”
 
我轻轻地,几乎贪恋的问:“我把时家送给你,也同意跟你离婚,你真不愿意跟我谈一场恋爱吗?”
 
顾霆琛手指一顿,他抬眼眸心困惑的望着我,仍旧问了一句,“从如嫣昨天回国之后你就开始一直不对劲,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
 
顾霆琛说过,他对我没什么耐性,此刻簇着的眉已经表示对我的耐心已经用尽,我伸手忐忑的摸上他的眉,替他抚平问:“你真不愿意吗?”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绝世娇宠双面伊人免费师姐文学
下一篇:初婚有刺免费阅读背影看书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