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她是医学天才,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。世人辱她,欺她,毁她!她左手握毒丹,右手手术刀,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。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,冷酷绝美如仙人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美读小楼

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美读小楼

“好,很好。”秦偃月冷笑,“本宫来告诉你,翡翠来厨房,是因为厨房里给本宫的饭菜都是些残羹剩饭,她蹲守着饭菜刚做出来的时间,将热饭菜要出来。这是其一。其二,翡翠经常出门,是帮本宫买跌打损伤药。”
 
“且不说本宫每日的饮食寒酸,也不提厨房人的刁难。单单说翡翠,翡翠做的这些事,都是为本宫做的,红药姑娘只凭着猜测就将人打成这样,凭得是什么?”
 
红药嗓子发紧,她没想到秦偃月并没有像平常那样,一被挑拨就犯蠢,而是冷静克制到令人害怕。
 
一时间,她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 
“本宫的丫鬟,自有本宫来教训。不管如何,本宫是七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,是父皇钦定的七王妃 ,红药姑娘身为王府的丫鬟,妄图对主子指手画脚,对本宫的丫鬟出手,就等于对本宫出手,如此大逆不道,该当何罪?”秦偃月提高了声音。
 
红药后背泛出些冷汗。
 
她能在这王府里狐假虎威,全凭着七王爷生母的余威,王府里的人也都给她些薄面。
 
如今碰到秦偃月这种油盐不进的硬茬,进退不得。
 
“来人,红药以下犯上,目无主子,动用私刑,数罪并罚,打三十大板。”秦偃月对一旁看热闹的人说,“你们,去将七王爷院子里的侍卫喊来。”
 
下人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动弹。
 
“你们不去,本宫自己去。”秦偃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,“说起来,这件事你们也脱不了干系,如今本宫只怪罪红药一人,不追究你们。若是本宫认真起来,你们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 
“王妃娘娘,奴才们这就去。”有几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应和着,匆匆忙忙跑去喊侍卫。
 
红药的脸一阵白一阵紫,她不敢置信,“我是云妃娘娘指派给七王爷的,你,你敢打我?”
 
“本宫为什么不敢?”秦偃月觉得有些好笑,“你敢打本宫的丫鬟,本宫为何不能打你?只许你放火,不许本宫点灯,这是什么道理?”
 
“七王爷不会放过你的,你若是打了我,他会更厌恶你。”红药情急之下,有些口不择言。
 
秦偃月笑得更厉害,“他厌恶本宫,那是他的事,与本宫何干?”
 
她看着赶过来的四个侍卫,指着前几天打了她板子的那两个人,“你,还有你,用你们那天打本宫的力道打她三十大板。”
 
那两个侍卫有些懵,他们相互对视一眼,齐齐拱手,“抱歉,王妃娘娘,属下只听从王爷的命令。”
 
“哦?”秦偃月笑道,“只听从王爷的命令?”
 
“是的。”侍卫们眼睛闪了闪,“请王妃不要为难属下。”
 
“你们忠心,只听从王爷命令,很好。”秦偃月抄着手,“既然如此,本宫只好进宫向父皇求个命令,不知父皇的命令,你们听还是不听?”
 
侍卫们脸色一变,忙跪下来,“属下当然听从。”
 
“你们刚刚说过只听王爷的命令,这不前后矛盾么?真是可笑,你们打本宫打得挺愉快,还打得那般狠,打这个犯了大错的丫鬟打不得?”秦偃月说,“在你们眼里,本宫不如王爷身边的丫鬟来得尊贵对么?”
 
“属下并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 
“那你们是什么意思?”秦偃月提高了声音,“一方面自相矛盾,一方面又找遍借口,真当本宫好欺负?本宫的命令既然没用,那,本宫这就进宫去,请父皇恩准本宫也配备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,免得被你们欺负得连条狗都不如。”
 
侍卫们脸色变得相当难看。
 
话被王妃说到这个份上,若是闹大,他们几个没好下场,还会牵连七王爷。
 
他们对视一眼,赔罪道,“王妃娘娘,请勿大动肝火,属下们照做就是。”
 
他们拿了板子来。
 
秦偃月检查了一遍,这板子厚实,坚硬,打在身上会很疼。
 
是上次打在她身上的板子。
 
红药眼中闪着惊恐,她不停地后退,最终退无可退,被人拉到长板凳上。
 
侍卫们的板子落下来。
 
“停下。”秦偃月走过去,微微抬起下巴,“两位小哥,事到如今,你们还想糊弄我?刚才这两板子不算,重新来。”
 
“对了,两位小哥如果心疼她,就老老实实打完三十板子,不然,重新开始几次,她不死也会残了。”
 
侍卫们额角冒出阵阵冷汗。
 
他们也不敢再收力道,一下下,实打实打在红药身上。
 
红药最开始还挣扎尖叫,到最后,声音越来越微弱,等三十板子结束之后,她已经昏了过去。
 
秦偃月给她把了把脉,只是晕过去,死不了。
 
“来人,拿一桶冷水来,将红药姑娘叫醒。”
 
侍卫们脸色发白。
 
这么冷的天,刚被打了三十板子的人,再被泼一桶冷水,怕是会死人的。
 
“王妃娘娘请三思,这样下去,会出人命的。”侍卫说,“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 
“得饶人处且饶人?”秦偃月笑得有些嘲讽,“你们在我奄奄一息接近死亡的时候,怎么不得饶人处且饶人了?放心,她比我壮多了,死不了,顶多会大病一场。”
 
“翡翠,刚才她打了个你多少鞭子,你可记得?”她问。
 
翡翠被冻得瑟瑟发抖,她摇了摇头,“回王妃娘娘,奴婢,奴婢已经不记得了。”
 
“我记得。”秦偃月将鞭子递给她,“你身上一共有三十八道痕迹,现在鞭子给你,她怎么打你的,你就怎么打回去,不要手下留情,出了事我担着。”
 
翡翠猛摇头,“王妃娘娘,算了,算了,奴婢不疼的。”
 
“打!”
 
“已经够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她抽噎着,“王妃已经为奴婢做得够多了。”
 
“让你打你就打。”秦偃月咬了咬牙,“她打你,你就再打回去,你若是一直隐忍,她会更变本加厉。”
 
翡翠依然在摇头,“王妃,已经够了,您的伤还没好,咱们回去吧。”
 
秦偃月恨铁不成钢,她将鞭子扔到红药身上。
 
红药已经昏迷,被泼了结了冰渣子的水之后,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狼狈不堪。
 
就算翡翠不打她,她也得修养个两三个月才能恢复。
 
“今天翡翠不打你,算你走运,但,这三十八鞭子我已经记下了,欠下的,我迟早会讨回来。”
 
她说罢,又对着侍卫们说,“你们将红药带回去,如实向七王爷禀告。顺便帮我带些话,有的时候,狗比人还会隐藏,还能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反咬一口。我今天打狗就是因为看了主人,但,这事与他无关,更与云妃娘娘无关。”
 
“翡翠,我们回去。”
 
“对了。”她看向众人,“我需要热水和饭菜,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见到。”
 
她搀扶着翡翠,回到王府最为寒酸的幽兰阁,留下面面相觑震惊无比的众人。
 
侍卫们将奄奄一息的红药送回东方璃居住的鸣玉宫。
 
东方璃正在看书,看到侍卫们将浑身是血的红药抬进来,愣了一下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
侍卫们将刚才发生的事悉数禀报给他,也将秦偃月的话原封不动讲给他听。
 
“她只说了这些?”东方璃面色冰冷。
 
“是,只说了这些。”侍卫的脸色很不好看,“她特意指派上次打她的两个人打了红药,还让他们必须用相同的力道打,打完后又泼了冷水,红药发了高烧,怕是不死也得大病一场。”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闪婚蜜爱总裁独宠小娇妻暖文书吧
下一篇: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免费臻品看书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