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深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死亡,车祸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。 她出狱后,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。 她跪在地上求他,“易瑾离,你放过我吧。” 他却笑笑,“阿姐,我永远都不会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免费臻品看书

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免费臻品看书

“什么,凌落音那家伙,竟然骗你去陪酒?太不要脸了吧!我找她去!”秦涟漪今天来找好友,结果看到好友脸上还隐约可见的红肿,一问才知道竟然出了这事儿。
 
“找了又能怎么样呢。”凌依然拉住了对方,“是我太大意了,我以为她顶多只是想着从我身上弄点钱,没想到......不过还好,我醉得迷迷糊糊出来的时候,阿瑾来接我了。”
 
“阿瑾?”
 
“是现在和我一起住的人,算是我认的弟弟吧,我让他喊我阿姐。”凌依然道,提起阿瑾,她的脸上便不自觉地带起了一抹笑容。
 
“弟弟?他几岁啊?”秦涟漪问道。
 
“27岁,比我小几个月。”
 
秦涟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,难以置信好友居然和一个大男人住一起。
 
“你怎么想的?万一对方心怀不轨怎么办?你有想过危险吗?你还学法律的,那些个男女合租出事的案例还少吗?你现在这个,比合租还危险!”
 
“我知道你的担心,可是涟漪,有个人和自己一起住,会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单,而且阿瑾人很好。”
 
“什么孤单,你不是还有我嘛!”秦涟漪道,“要不我搬出来,和你一起住?”
 
“别,要是你从家里搬出来的话,你爸妈估计更讨厌我了。”凌依然赶紧道。
 
当初她出事,她明明没有喝酒,但是所有的证据,却都指向着她是醉酒驾驶。没人信她的话。只有涟漪信她。
 
而在她坐牢的三年里,涟漪一直为她的案子奔波着,甚至还为她放弃了出国进修,这也让涟漪的父母对她颇为怨怒,认为是她耽误了涟漪。
 
而事实也的确如此,如果没有她的话,涟漪现在应该有更好的人生,而不是在建筑设计所里,只当着一名小小的设计人员。
 
“而且阿瑾对我来说,就像是我弟弟似的,你知道的,我以前总要想要个弟弟,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。”凌依然道。
 
秦涟漪估摸着自己是没办法劝阻好友了,只得退而求其次道,“那下次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他。”总要见过了,她才好放心。
 
“好。”凌依然应着。
 
“对了,这是你当初案件卷宗的复印件,还有这几年,我找到的一点信息。”秦涟漪说着,把一叠资料递给了凌依然,“你现在已经出来了,还打算要翻案吗?”
 
“我不知道。当年的证人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,而那些证据,又都全指向了我,这三年,都没能翻案,以后......”
 
“以后或许还能找到机会翻案。你可是凌依然呢,我认识的凌依然,可不是这样容易放弃的人。”秦涟漪道。
 
凌依然苦笑了一下,或许三年前的她,会努力的想要为自己翻案。但是在经历了三年的牢狱生涯,她的意气风发,她的棱角,早已被痛苦给磨平了。
 
凌依然拿着这一叠资料回到了出租房,看到屋子里空无一人,阿瑾并不在屋子里。
 
应该是还在发传单吧。这些天,他白天都在发传单。
 
凌依然煮了两个玉米,又简单的炒个菜,弄了一碗汤,等着阿瑾的归来。
 
只是一直等到晚上9点多,他却还是没有回来。凌依然心中有些急了,怕出什么意外,可偏偏对方的身上并没有手机,让她连想打电话联络一下都没法联络。
 
凌依然干脆走出出租房,来到了小区的正大门处,不断地左右张望着,希望可以快些看到她所期望的那抹身影。
 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 
“阿瑾!”看着这身影走近,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 
易瑾离看着朝着他奔过来的身影,不禁有些微微一怔。
 
他看着她奔到了他的跟前,微微地喘着气。她的脸蛋被冻得通红,但是那双杏眸却晶亮亮的。
 
“太好了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她道。
 
“阿姐,你是......在等我?”他看着她问道,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脸颊,那份冰冷沁入着他的指尖,看来,她应该是在外头等了有些时候了。
 
“是啊,你这么晚没有回来,我好担心。还好,你平平安安地回来了。”她笑了笑道。
 
他眸光微微流转,她在担心着阿瑾,而非是易氏集团的易瑾离,只是不知道将来她若知道了他就是易瑾离,可还会这么担心他。
 
掀了掀唇角,他道,“传单发得有些晚了,阿姐的手也冷了吧,我帮阿姐搓暖和些。”他说着,双手执起了她冰凉的手,拢在掌心中,学着她上一次的样子,手心摩擦着她的手背。
 
凌依然只觉得手心渐渐的温暖了起来,明明是那么冷的天,但是却......好暖。
 
“阿瑾,有你真好。”她低喃着。
 
他唇角弯弯,“那么阿姐就记住这句话了,希望将来别后悔说过这样的话。”
 
“一定不会后悔。”她道,“好了,我手已经暖和了,我们回屋子里去,我把饭菜再热热。”她拉着他走进了小区,并没有注意到在小区门口那条街的拐角处,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
 
而此刻,车上的高琮明不敢置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。易爷......居然在给一个女人暖手......呃,刚才那动作,应该可以称之为是暖手吧。
 
他可从没见过易爷对哪个女人做出过这样的举动来,就连那位曾是易爷未婚妻的郝梅语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。
 
可现在,易爷居然对这个凌依然这样做了,这个凌依然还是郝梅语那场车祸的肇事者!
 
再联想到之前易爷亲自去会所的门口接着醉酒的凌依然的情景,高琮明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使了。
 
易爷到底是怎么想的?而凌依然,在易爷的心中,又占据着几分的位置?
 
————
 
第二天,高琮明在总裁室对着易瑾离汇报行程和工作事宜的时候,眼睛总是忍不住地朝着易瑾离的手瞥去。
 
易瑾离的手很漂亮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就连身为男人的高琮明,都会觉得自家上司的这双手着实好看。
 
高琮明曾经见过这双手毫不留情的掐着别人的脖颈,几乎要了那人的命,亦可以任由着淋漓的鲜血淌满着手,让人颤,栗到起鸡皮疙瘩。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美读小楼
下一篇: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青苹果文学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