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阮璃璃作为全村最野的崽,本打算浪出新高度,结果一不小心中了奖。 代替全京都女子冒着生命危险,被迫给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延续血脉,生个继承人。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吾家萌妃路子野免费琥珀文学

吾家萌妃路子野免费琥珀文学

但是连他都认不出来,就敢干这种事的女人还是第一个。
 
见过他的人,说是阎王也好,鬼主也好,还没一个人敢喊他公公。他到底是看着像是个太监,还是看着那个就不行?
 
自打进了这传说中的鬼殿,整个王府上下所有人都是阴森的气质,吓人是吓人,这个人身上的气质虽然格外吓人,但是阮璃璃习惯了,也没想太多。
 
北冥渊不紧不慢来浴池边,眸底噙着嗜血冷光,突然俯身筋骨修长有力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握住了少女莹白的肩膀。
 
他只要稍一施力,便能捏碎她的骨头,就这么直接扔出去喂狗。
 
男人冰凉的手指刚碰到她的肩,突然被少女反手握住,半转过身看他,“哦对,我好像忘了把衣服带进来了,公公您……”
 
话说道一半,阮璃璃突然顿住,正对上男人那双漆黑如墨,氤氲着明锐光芒的眸子,像是一个浸染血气的巨大漩涡,看一眼便能陷入地域深渊。
 
那张有些惊心动魄的脸颊棱角分明,在灯火昏暗的浴殿之中染上了些雾气,朦胧中带着些戾气。
 
要不是他身上只有一件纯黑薄衫,连腰带都看起来像是随手摘下来的帘子绳带,阮璃璃差点就觉得这个人是这鬼殿里的主子。
 
北冥渊倒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握住他的手,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和古怪,紧盯着少女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脸,眸底突然带了几分杀意。
 
她另一只手还挡在她的身前,水刚刚没过她锁骨下,周围花瓣争先恐后的围过来。遮挡着水下的光景,令人遐想。
 
这么单纯的丫头,真想撕碎她的纯,摧毁得彻底些!
 
阮璃璃薄唇微抿,只觉得这公公戾气太重,长这么好看来做宦官伺候人,搞不好可能是个禁脔,有点怨气也是正常。
“恩……要不然,劳烦公公您帮我拿一下?”阮璃璃同情心爆发,小心翼翼的开口。
 
北冥渊被她第三次“公公”,气得脱口而出,“不如把我的衣服给你?”
 
阮璃璃先是楞了一下,眼底有些讶异,半晌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可以是可以,但……”
 
北冥渊突然被气的失语冷笑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作势起身。
 
“公公,要不我们再商量下,您帮我叫个人也可以。”阮璃璃有些急了。突然伸手握住男人的衣襟,手底下力道没有控制住,感觉到这个公公身子一歪,朝着她砸了下来!
 
北冥渊倒是没想到一个小姑娘身上能有这么大力气,饶是自己气力浑厚有所防备也被她拽得失了衡。
 
然而就是男人掉下去的眨眼间,阮璃璃眼疾手快,突然抽开了他腰间的绳带,手指勾住他的衣襟,一个旋身躲开!
 
周围刹那间水花四溅,水雾散开的时候,浴池中央站了一个翩跹少女,她刚巧把黑色薄衫从裸露的肩下拉上来,盘起的发因为刚才的动作被碰开,如同瀑布散落在身后,发簪掉到水里。
 
阮璃璃感觉到身后仿佛要吃人的目光,心知自己不小心抢走了人家的衣服,必定是惹怒了人家,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,心虚的没有敢回头,“民女失礼了,公公您别急,我去给你拿新的。”
 
说着,阮璃璃一时间也忘了自己的发簪,三两下出了浴池,跑到外面的屏风架上,随手抽了一件,走回到浴殿的时候,屋子里早就没有了那个公公的踪影。
 
阮璃璃愣在原地,怀里抱着一件黑色血纹长袍,轻眨了下眼睛。
 
“人呢?”
 
灯火未亮的偏殿之中,男人一身玄色蟒袍坐在殿上,贴身暗卫单膝跪在下面,手里捧着一根发簪,明锐的眸子里滑过一道错愕,“殿下,是天毒教的东西!”
 
殿堂之上的男人斜倚着,眸光阴鸷,瞳孔浸染了些血色和杀意,“可看好了?”
 
男人手指间把玩着一个白玉茶盏,茶盏上一点点露出些犀利裂纹!
 
“是,”陌七再三翻看手里的发簪,“殿下莫不是抓到了天毒教的人?”
 
当年北冥渊中的血毒,十有八九便是天毒教教主的手笔!
 
这种毒,毁人心性,折磨致死,目前无人可解。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他的宠爱甜如蜜免费看珊瑚文学
下一篇:慕少的神秘宠妻免费萍水看书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