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一次交易,她怀上陌生人的孩子,她怀着孕,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。本以为这是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,却在这段婚姻里,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。十月怀胎临产之时,他地上一纸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爱你言不由衷免费阅读舒悦文集

爱你言不由衷免费阅读舒悦文集

清晨。
 
丝丝缕缕的光,像是一束束光亮的金线,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。
 
床上,女人卷缩在男人的臂弯里,睡的香甜。
 
像是一对,甜蜜的恋人。
 
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,缓缓的睁开眼睛,宿醉一夜,他只觉得头脑发沉,需要冲凉清醒,他刚一抬手臂,想要起来时,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住。
 
他侧过头,便看见一个女人窝在他的怀里。
 
女孩黑发如瀑布,丝丝滑滑撒在他的手臂,脸颊白皙,睫毛卷翘,像是蝴蝶的翅膀,粉色的唇微张,发出均匀的呼吸声。
 
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,纤细的脖颈,精致的锁骨,起伏的胸口,她侧着身子,透过睡衣的领口,依稀能够窥探到她若隐若现的圆润。
 
她的呼吸起起伏伏,竟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。
 
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,哪怕是对着白竹微也没有过的冲动,此刻竟对着这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,有了反应。
 
他眉头紧皱,似乎很不悦这种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,却又挪不开视线。
 
睡梦中,林辛言梦见了自己在非洲大草原,被一头凶猛的狮子盯着她,直勾勾的,好似要把她吃了。
 
她从梦中惊醒。
 
然而,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,深邃,却又在强装镇定的瞳孔。
 
大脑空白片刻。
 
她猛地睁大眼睛,捂住胸口,语无伦次道,“你,你怎么会在我床上?”
 
男人淡定的收回视线,慢条斯理的掀开被子,“这是我的床。”
 
林辛言想要张口反驳,触及到屋子里的环境,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 
“你不是去给你女朋友过生日了吗?为什么会回来?”林辛言从床上下来,站在一旁。
 
语气带了些许质问。
 
昨天听于妈说,他晚上不回来了,后来就放松了警惕,睡的比较沉,竟然连他进房间都不知道。
 
昨天她竟然和这个男人,同床而眠。
 
一想到自己昨晚睡在他的怀里,脸颊就燥热的厉害。
 
她耷拉着脑袋。
 
宗景灏解着衬衫的扣子,昨晚他没脱衣服,衣服上还有酒气,皱皱巴巴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,他睨了一眼站在床边无措的女人,唇角的弧度有丝玩味,“女朋友过生日,有洞房花烛夜重要吗?”
 
林辛言,“……”
 
这是交易,他们不是夫妻,哪门子的洞房花烛夜?
 
宗景灏脱了上衣。
 
林辛言连忙转过头,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脱衣服。
 
自从那晚以后,她特别排斥男性,特别是和男性近距离接触。
 
她惊慌失措,“我,我先出去。”
 
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。
 
宗景灏并未多做理会,解开皮带进了浴室。
 
他需要洗个澡,清醒一下。
 
哗哗的水声在浴室传出来,过了大概一个小时,带着沐浴露香气的烟雾腾空飘出,沐浴后的他,黝黑的短发微湿而散乱,白色的浴袍包裹着修长的身段,依襟微敞,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,散发着不容小觑的男性魅力。
 
他迈步走到衣柜前,拉开衣橱,准备拿出衣服时,却发现放着一个陌生的,印着向日葵的包。
 
他的动作一顿,是那个女人的?还印着花,那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幼稚?
 
而且倒是不客气,竟然把她的东西,放到他的衣橱里。
 
他眉头微皱,拿出衣服穿上,放衣架时不小心碰掉她的包。
 
拉链没有拉上,这样一摔,里面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,简单的衣物,生活用品。
 
他蹲下,刚想捡起时,却发现一张B超单——
 
林辛言,女,18,早孕,六周。
 
那个女人怀孕了?
 
宗景灏皱着眉头,有种被欺骗的感觉。
客厅,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,
 
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笑眯眯的,“昨晚睡的还好吧?”
 
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,夜里听见动静,起来看了一眼,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,还是在房间里睡的。
 
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,自然是好,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。
 
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,莫名的暧昧。
 
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,“挺,挺好的。”
 
“那你赶紧,换衣服,我准备早餐,待会儿吃饭。”于妈走进了餐厅,开始做早餐。
 
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,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。
 
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?
 
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,站在门口,她抬起手敲了敲门。
 
没有人回应。
 
她又敲,依旧无人回应。
 
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,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,她一推就开了。
 
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,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,寒风凛凛,刮的人发颤。
 
男人坐在床边,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。
 
那纸——
 
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,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,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,她跑进去,一把夺过来,质问道,“你凭什么,不经过别人的同意,看别人的东西,隐私懂不懂?”
 
呵呵。
 
宗景灏冷笑了一声,“隐私?”
 
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,看着格外瘆人,“你肚子里揣着野种,嫁给我,现在来和我谈隐私?”
 
“我——我——”林辛言想要解释,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。
 
宗景灏站起来,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,每一步,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,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,“说,你有什么目的?”
 
想让他当便宜爹,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?
 
之前的交易,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?
 
越想他的脸色越沉。
 
林辛言抿着唇,身子颤颤巍巍的,不断往后退,双手捂住腹部,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,“我不是有意要瞒你,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,我才——我才没说,绝对没有任何目的。”
 
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,“是吗?”
 
林辛言护着小腹,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,强撑着镇定,“真的,这种事情,怎么能够蒙混过关,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,就不得好死,更何况,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,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,弄死我吧?”
 
虽然她的动作很小,很轻,宗景灏还是发现了,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。
 
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,“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?”
 
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。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我的相公很腹黑免费看思思甜文
下一篇:替嫁婚宠免费阅读云霓看书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