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内容:爱情是一根刺,长在心上时会疼,拔掉它时会流血。但再久的伤痕随时间的流逝总会慢慢痊愈。......

点击进入免费阅读

初婚有刺免费阅读背影看书

初婚有刺免费阅读背影看书

我快失去了所有的耐心,正要打电话给董秘书,忽然听到了门铃响。
 
小锦立刻过去开门,有人走了进来。
 
我坐的直直的伸长了脖子看向门口。
 
那人一步一步地走进来,终于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 
我仰着脖子看着他,喃喃地道:“怎么是你?”
 
“小至,”他在我面前蹲下来,握住了我的手。
 
蹲在我面前的男人是何聪,在别墅水晶灯的照射下,他的眼镜片反射出刺眼的光,令我眼花。
 
我看着他:“别告诉我,你就是让我怀孕的那个人。”
 
他吞吞吐吐,眼神闪烁。
 
所以,他不用说话我就知道他说什么都是骗我的。
 
现在就是傻子也能分析的出来。
 
我跟董秘书说我要见孩子的父亲,结果何聪就出现了。
 
这说明何聪和他们是串通一气的。
 
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值多少钱,能让一个男人卖掉自己的老婆。
 
心脏被气的突突跳,我得深呼吸才不会让自己心悸。
 
有点心肌梗塞的感觉,血管都要堵起来了。
 
“我再问一遍,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?”
 
他低着头不敢看我,最终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:“嗯。”
 
我把他的脑袋抬起来:“你承认了?孩子是你的?”
 
“啊。”他哼。
 
“好。”我从沙发里站起来,拉起他的手腕:“既然你承认了孩子是你的,那我们回去跟你妈说,她白白打我的两巴掌,我得让她跟我道歉。”
 
还没迈步就被何聪给拽住了,他表情讷讷的:“小至,别,别闹。”
 
“我们俩是不是领过证了?”我问他。
 
他直点头:“是啊!”
 
“既然我们是合法夫妻,现在又合法地拥有了自己的孩子,没道理我要住在别人的地方。”我指着楼上:“帮我把行李拿下来,我要回家。”
 
他站着不动,脚像生了根一样:“小至,别这么任性,你现在怀着孕,又是孕早期,别胡闹动了胎气。”
 
我看着他,喘匀了气,要不是我现在心跳的厉害,都想抡圆了手臂给他一个大嘴巴子。
 
“说吧,谁让你来的?”
 
“小至。”他吞吞吐吐,磨磨唧唧,哼哼唧唧。
 
我算是明白了,反正我从他的嘴里是根本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。
 
我坐在沙发上,抱紧了膝盖:“你滚吧!”
 
“小至。”他站在我的面前:“你别这样。”
 
“滚。”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说。
 
他在我身边站了有一会,便走了。
 
他走了之后,我才留意小锦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托盘里放着应该是给何聪倒的茶,估计看我们正在吵架,所以一直不敢送过来。
 
我向她招手,她走过来。
 
我拿起托盘里的茶一饮而尽。
 
他不告诉我,董秘书也不说。
 
很好,我可以自己查。
 
反正我有的是时间。
 
回到了房间,我反锁上门。
 
我小人之心,以防晚上这个屋子的主人突然回来对我上下其手,反锁上门我才能睡得踏实。
 
我给我的一个朋友打过去电话,她也是做媒体的,万金油一般的属性,什么事找她都行。
 
“帮我查一个房子的户主。”我开门见山,连前面的铺垫都省了。
 
她也习惯了,估计在吃面,一边吸溜着一边应着我:“好,告诉我地址。”
 
我把地址报给她,她哼着:“记下来了,最迟明早告诉你。”
 
“嗯。”
 
我挂电话,她没问我干什么用,我也没说。
 
她速度果然惊人,我还没入睡,在床上烙烧饼她就回复给我了。
 
“这个房子的户主叫董汀,1990年生人,真是不赖,现在九零后都能拥有自己的别墅了。”
 
董汀应该就是那个董秘书,这房子是他的?
 
我懒得跟她扯,连谢谢都懒得说就挂了电话。
 
对方真的很小心,连房子都是董秘书的。
 
所以我的线索又断了。
 
本来就失眠,现在更是睡不着了。
 
折腾到后半夜才睡着,一大清早就醒了。
 
其实这里环境超好,也非常安静,连只鸟都不会在窗台叫的。
 
但我心里有事就早早地醒了,坐在床边发愣。
 
忽然,我想起什么。
 
我也不算线索全无,那天早上我在总统套房里醒来,房内虽然一个人没有,我秉着我记者的尿性习惯性地在房间里里里外外地搜寻了一遍,最终在外间的衣架下面的地毯上找到了一枚袖扣。
 
一般来说,身份显赫的人才会另外订制袖扣。
 
而那枚袖扣一看就是手工打造的,既精致又昂贵,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用的。
 
当时我就把袖扣给收起来了。
 
一方面,我觉得这袖扣留着有用,另一方面还不是因为是纯金打造的么,很值钱的。
 
我从行李箱里把袖扣给翻了出来,放在掌心里拨弄着。
 
怎么看怎么眼熟。
 
我总觉得这几天我见过类似的袖扣,虽说不是一模一样,但是差不多。
 
我捧着脑袋仔细回忆。
 
估计因为是怀孕了脑子变笨了,以前我可是过目不忘,我的行程连备忘录都不用写的。
 
这几天我都是跑新闻,接触的没几个达官贵人,应该不会看到这枚袖扣。
 
唯一的就是前天我去采访桑旗。
 
对了,就是桑旗!
 
我一拍大腿,想起来了。
 
那天我去采访桑旗的时候,我坐在他的对面,他有个习惯,喜欢把手握成拳头挡住口鼻,所以我留意到了他的袖口。
 
他的袖扣也是特别订制的,十分精美。
 
我有点兴奋,立刻起身洗漱换衣服,然后下楼吃早饭。
 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是桑旗。
 
首先我分析,袖扣这东西昂贵又低调,没点品味的人是不会用的。
 
一般那种暴发户土包子,只会用大金链子名牌表来包装自己,袖扣则不太会关注。
 
其次,我总觉得桑旗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我很熟悉,在哪里闻到过。
 
我吃了饭就往外面跑,小锦追着我问中午回不回来吃饭,我含糊地答她:“你们先做着吧,我中午不回来吃饭就留到晚上给我吃。”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

上一篇:最难不过说爱你免费浪潮文学
下一篇:重生霸道嫡女免费看十美书屋

Copyright © 2018-2022 Www.0731aa.cn 奇梦书城